远方

无路可退

Day2

新的一周,目标是精力充沛地上好每一节课,以及本学期英语学习的计划。古德耐。

Day1

晚上一点前刷完倒数第二套,早上六点半爬起来刷完最后一套,拿着手机存的资料吃了块士力架去了考场。虽然准备仓促,但努力有用的感觉很奶思。结束三级数据库,明日新的计划。

我大概永远都不会把自己累着,刷题库的紧张时间里还看了几个碗的视频,尤其喜欢奶罐

五金(虽然知道昵称但不知道为啥),雍成宇,蛋妮,呆辉,啪击昏,玉哥哥也超可爱~



明天最早一场🙏保佑。

希望20年的我,像何洛一样,付出不敢回看的努力,去自己想去的校园,成为连自己都喜欢的人。那个夏天,去海城逛完最后几个地方,坐坐115路公交车。

章远呐,是我永远的白月光。

傻瓜教程:如何注册Ao3 并用Ao3在lofter发车

向风偏笑艳阳人:

码一下,方便以后发车


tony and kevin:



该教程仅针对外链发车,旨在服务大众,解释权归我,站内欢迎随意转载。




图片比较多,为了方便阅读作了注释,如果和我一样是苦逼广东移动,看文字也可以完成注册发文








  石墨因为打开太多次会给你来一个伪翻车(实际没有翻车,但是要等一段时间才能看得到),而且最近老封我的车,干脆搞了个Ao3傻瓜教程,希望太太们看完以后多多发粮,带我上车。




  注册发文在手机、电脑皆可进行,电脑端与网络端的显示是一样的。








一、注册流程








 1、 首先打开Ao3 地址 全称:Archive of our own  




点击get invited















2、填写邮箱(国内邮箱皆可,我用了是qq邮箱还有ios自带邮箱,都在同一天收到了邀请)




注册完毕会有页面提醒,大意是会在一个月内发注册成功的邮件给你。















3、大概七天后会在邮箱收到这样一封邮件




点击链接进去完成注册











4、注册




user name




password




该勾选的勾选,然后create(好像是这个选项)















5、creat完了会进入一个界面,大意是去邮箱中查收注册成功的邮件,五秒内就在邮箱中找到这个页面




点击activate you account







点完是这个界面(成功了)












二、发文流程








1、登录,在右上角log in(登录)




右上角找到Post→New work








2、




必填项:rating(等级)→mature




achieve warning→not to use




famdoms




work title(题目)




work text(正文)




最后直接选 post without preview
















3、完毕




电脑端 直接在界面复制地址,在lofter的超链接粘贴上去即可








手机端 直接拷贝地址 在lofter中粘贴,直接发表(这个时候链接还没变蓝,超链接还不成功)→发表成功,点击重新编辑→在编辑界面等待两秒左右,等待链接变蓝(超链接成功转换)→发表








完毕




最后唠嗑一句,在ao3发文真的很方便,不会翻车,还是文字链接。如果想搞图链的朋友可以直接在微博复制照片,就可以完成图链制作了。








 @柳逐卿 希望卿老师看到傻瓜教程以后天天日常一万字带我上车


一树梨花压海棠,谁不想上谢南翔!
你已经弄乱了我的心,什么时候弄乱我的床!

躺平在仁华医大谢医生的手术房!!!

👌骚完了,晚安……

【巍澜衍生】一念之间(中)

●鬼王×裴文德

●夭寿啦!当朝缉妖司总管隐瞒员工私藏“小妖精”啦!

●私设众多,切换视角




1.

我不知自己出神了多久,才听到灵佐和尚唤我的声音。


“……裴小施主,裴小施主?”



我回过神来,视线重新聚焦到他那双柔和又敏锐的眼睛。


我不喜欢这双眼睛,好像我的所有心思在他眼底都无处遁形。


“裴小施主似有心事哪……”灵佐边添茶边说。


“并无。”我把茶水端起来,刚抿了一口就被烫得舌头发麻。灵佐爽朗一笑,倒是显出了几分年轻和尚的丰神俊朗。





父亲命令我每月过来打坐的一个时辰已经够了,我起身,道声告辞便欲离开,走了两步还是折了回来,病急乱投医地问道:


“大师,这世上……会有不害人的妖吗?”




灵佐咽下茶水才回我:

“人食畜,畜成妖,妖袭人。因果轮回罢了。

裴小施主,这世间,能害人的,难道只有妖吗?”










2.

我是在十六岁封缉妖司统领之后,第一次见到它的。



当日,我在大殿上受封统领,接过代代相传的令牌,上一代统领在令牌中打下的封印立刻解除,令牌中的力量顷刻涌入我的四肢百骸。这本是缉妖司得以越来越繁盛的秘密,只为将缉妖之力世代积累延续,而被选定的令主将在受封瞬间功力大增。





当夜我在缉拿一狼妖时受了伤,伤口发作烧得头昏脑涨,还想硬抗却被父亲差人绑回了相国府。喝了药后睡得迷迷糊糊,又被街上那些只知道吱哇乱叫吓唬人的小鬼吵得心烦意乱,迷迷糊糊间,发觉有一非人之物躺在自己身侧,它甚至还伸出一条手臂虚搭在我腰间,我本想立刻将它锁住,却感觉到源源不断的灵气从那条手臂流到我身体里,强大的灵气被控制得温和细腻,似乎生怕弄疼了我。




这妖……在为我疗伤?





为搞清楚它到底是何意图,我努力调整呼吸假装睡着,约小半个时辰后,耳边传来长舒的一口气,它轻拍我已然愈合的腹部,接着胳膊一揽,把我整个抱入它的怀里。




……




我的脸埋在它胸口,周身火烧火燎起来,想要抬头看清楚这到底是哪里的登徒子,却竟然被它一个胳膊箍住不能动弹……




这是哪来的妖精?钳子精吗?





这绝对可以列入我裴文德缉妖以来最耻辱的一页。然而,那妖物竟未察觉我已清醒,兀自不满我挣脱的动作似的,更用力地将我搂进它怀里……




岂……岂有此理!



我又累又气又困,最后竟浑浑噩噩地在它怀里睡了过去。醒来发现周围哪有什么力大无比的精怪,要不是腹部伤口像是没有存在过一样,我一定会觉得不过是做了个梦罢了。







3.

我发现那妖得寸进尺。

我曾在青天白日里看见它大摇大摆进我的卧房,看我习字,到我家的演武场,站在一边看我练剑,我去温泉沐浴,那家伙才知羞似的背过身去。它身材修长,着一身黑色长袍,戴着有繁复花纹的面具,成日里飘着黑气在我身边转来转去。更为奇怪的是,除了我以外周围没有任何人能看见它的存在,好像这是一个只在我眼里存在的妖怪。





难道是……心魔吗?



我不善与人交谈,在意识到这可能是自己的心魔之后,便更加刻意地忽略那它的存在,任它怎么在我身边纠缠,均红着耳根强作镇定,把灵佐处借来的清心咒念了不下百八十遍。





真正让我确定它到底是不是心魔的,是接连几次诡异的缉妖之行。





这几次缉妖,我与几个兄弟都是摆好阵法,严阵以待,然而那些妖怪魅人且尖锐的笑声还没等靠近,有毒的迷雾都还没蔓延过来,就忽然在半途中像被谁掐断了一样,倏地消散干净。




我再一次将长刀入鞘,带着一帮同样不明所以的兄弟无功而返,然而那林间忽然闪过的黑影,又告诉这一切并不是偶然。








4.

我终于找到了这段时间不知在忙些什么的灵佐,我把疑惑告诉他,他眉目温和地道:“裴施主也到了玉树临风的年纪了,有些来接近你的妖,它们的心思,也许与往日已有差别……”










5.

当夜,她又趁我“熟睡”躺在我身边,揽过我的身子,额头靠在我的颈间,我尝试着翻身,她故技重施地将我箍在怀里,甚至抬起头来,在我额间印了一个吻。

……冰凉而柔软,好像与人并无多少分别。


我想到白日里看见过的她的下半张脸,弧度适当的唇,极其白皙的肤色,而那面具间的双眼极为清亮动人,却又藏着深沉的执念。





她的个头儿好像比我略高一点,没关系,等我再长半年,也许就能赶上她甚至超过她。她的样子定是极美的,即使在别人眼里不是,我这样认为便足够了。







“等我清了虎妖的老窝,我便娶你。”






我眼神清明,望着房顶开口,声音在暗夜里显得极为有力,而她在身边忽然怔住的动作也颇为清晰。




腰间的力气终于松动了,我翻了个身,面对她,看着对面人略微颤抖的身体,抬起手来轻轻摘掉那副漆黑的面具。





入眼是一张眉目如画的脸,灿若星辰的眸子,长而翘的睫,嘴唇因为紧张而颤动着……只是这脸颊过于刀削斧凿些罢了。








眼前的美人沙哑开口:“你刚才……说什么?”






……低沉暗哑的声音,我寻着微弱月光看到美人颈间的结。









未完。




不行了,写到最后一句突然变得好搞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知乎有一篇帖子回答如何评价《缉妖法海传》这部电影,编剧本人去答了,还把删减的情节解释了一下!所以说还有灵佐这个人的,就是片中和尚的师哥!和片中兔子精的姐姐相爱了!最后殉情了(……)大家可以去看看~其实《缉妖法海传》片长没有限制的话会更加好的~


换了个沙雕且亲切的名字继续割腿肉


【巍澜衍生】一念之间(上)

●鬼王×裴文德

●禁欲系裴文德太好搞了吧!还没有人搞那我自割腿肉吧!

●私设众多

●鬼王和昆仑君的某一世



对于时间的流逝,凡人们所用来计算的年、月、日,于我并无多大意义。我的时间,以他的每一世轮回作为标记,一世又一世地记录着我凝望他的日子。



这一世,他叫裴文德,当朝相国裴休之子。他七岁亲眼见到母亲被虎妖生吞活剥,八岁时饮下妖血入了缉妖司,十六岁在一次缉妖大会上立下一人缉杀百妖的奇功,从此掌管缉妖司,踏上一条永不回头的血路。




本来,我大可以像之前的每一世那样,在他的身边隐藏身份,暗中相护,看他的悲喜,看他成家立业,看他生离死别,看他开怀大笑或潸然泪流……只是很想抬手为他拭泪罢了。



然而,偏偏这一世,他为入缉妖司饮下的血,是从我的心头割下的。



毕竟,统管地界妖魔鬼怪的鬼王的血,可不仅仅能让凡人拥有缉妖之力,还能医治幼年不幸所损害的心神。



我为救他,潜入宫中,将心头血替换了他即将饮入的什么不入流的妖血,本以为此事到此为止,却不曾想流到他身上的我的血,竟能向我传递他的一举一动。




第一次发现时,我正静坐冥思,思绪稍有懈怠,便见眼前景象变换,十三岁的裴文德便挥着长剑向我刺来。




我一惊,凝神细看才发现,这竟是远在京城相国府的练武的他。少年的裴文德身形稍显单薄,但一身劲装包裹着的身体已能看出成年时长身玉立的样子,幼兽般的眼睛敏锐而坦荡,写满了干干净净的执念和恨意。




这场景太过真实,仿佛我再靠近一点就要被他的剑锋所伤,又像是……我伸手就能握住他的腰,一把揽进怀里。





我的喉咙不自觉滚动,思绪随着他利落的剑法和矫健的身形而烦乱,再清醒时发现自己的手竟已伸向了他,他反身出剑的动作带起一阵风,从我的指缝间穿过。




血液沸腾,汹涌地挤进鼓噪的心脏。




我又喜又惊,因为我发觉,流在他体内的血,可以让我不受约束地,靠近他。



我不知道该怎么相信自己。



未完。